林阑_小白虎的小发发

看着耳旁就响起了歌。

PHOL:

【织太百日/61】上弦之月

#织太百日第61天

#设定……大概织田是作家,太宰是少佐这样的?

#可能会变成手书也可能就此坑掉

#悄悄安利BGM婷婷翻唱的上弦之月

#再悄悄安利一发同样是黑兔子p的下弦之月

↑你够了


拼的第一个环。
小小鹿❤

把暑假当成一个两周的小长假。
重新开始。
我们的口号是
学好文史哲,无愧长歌门。

和小姐姐的D1
BGM
gravity wall
shΦut
没想象中那么快。只能打的去嘟嘟家了w

大战黄色警报高温。

网易云评论:空境的故事很简单,是干也对式姐不离不弃的故事。
但最心疼的还是那个决绝走向黑暗的织哥QAQ

lof人少偷跑一张。

【文野】【黑时】追忆似水年华


又名:倒挖宰黑历史
文豪普鲁斯特私设注意。性转注意。
太宰亚人设定(送给先生的生贺就是…无论自杀多少次都不会死~)
似水年华属于普鲁斯特和宰。黑历史属于我。
【0】
        私语着的风。
        无言的墓碑。
         边框模糊的视野里,映入的是张照片。照片中有三人,戴圆框眼镜的西装男子,条纹衬衫外披着大衣的红发男子,以及两人中间的…
莫名的胸闷将太宰从梦境抽离。起身后无意的一瞥却令太宰僵直了身体。身边睡着位陌生女子,较好的面容却因浓重的黑眼圈而显得憔悴。即便脑中一片混乱,太宰还是不由分出神仔细端详了她的睡颜片刻。
        庆幸的是女子不久就睁开了眼,打消了太宰“会不会触发美丽的小姐起床气”的担忧。来不及等她缓过神,太宰就连忙解释道:“抱歉小姐,我冒昧闯入了你家,虽然不是很清楚原因,但我确实是与你同床共枕了一夜。但你放心,我…”真挚的话语,歉意的笑容,语气中却有着隐隐的冷漠与疏远。“普鲁斯特。”对方漫不经心地打断了太宰的话,“我的名字。太宰先生忘了吗?昨天委托结束后是您邀请我到你家休息。拖您的福,我难得算是睡了一觉。”
        这绝对是反话吧…虽不知昨夜发生了什么,但太宰难免有丝愧疚。然而当下的疑惑更急待解决。借着透过窗帘缝隙的晨光,太宰环顾了下四周,最终视线回到了普鲁斯特身上。“你是说…这是我的房间?”
        虽说是太宰家,但普鲁斯特似乎比主人更熟悉这个地方。太宰换上普鲁斯特指给他的“太宰先生的衣物”,来到镜子前。条纹衬衫,黑色马甲,米黄色大衣,确实很合身,但这样穿着扎进港黑那堆深色调里甚是违和。翻箱倒柜找出一套西装穿上后,太宰在洗漱台前随手抓了卷绷带(这却意外地好找),慢慢地缠上右眼。视线被白色遮挡,但仍有些许缝隙。真是令人讨厌的视角啊。微调之后,太宰望向镜子。梦中照片里最中间缠着绷带的男人,无疑是镜中的自己。但还有两人是谁?
        太宰一面是毫不吝啬对普鲁斯特手艺的夸赞与感谢之辞,一面却是不加细细品尝地就匆匆解决了早餐。太宰离开后,普鲁斯特在门前伫立良久,轻吐出一句只有她听到的道别--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太宰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 港黑大楼门口的气氛降到冰点。
        太宰思索自己出门是不是应该好好看黄历,若知道今天“不易出行”他就一定会在家偷这一天悠闲。先是在门口被守卫拦下,争执中又遇见蛞蝓。
       “我说今天空气怎么那么腥,原来是有条死青花鱼。穿成这样来港黑干什么?原来侦探社是那么悠闲的吗?”“不愧是漆黑的小矮人,气焰倒是长得比他人还要高啊。”…
        眼看火药味越来越浓,一开始拦住太宰的人都纷纷退开。一是为了不引火上身,二来远处行来的身影令他们松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姐。”“红叶姐。”如一碗冷水浇在汤上,两人表面上的火弱了不少。“让他进去吧。”红叶施施然收起了伞。“首领要见他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在重重警卫的陪同下,太宰终是进了首领办公室。“真是意外,没看见一个变态大叔追着幼女跑呢。”“毕竟让你再‘碰’到爱丽丝酱我会很苦恼啊。”没过于在意太宰的嘲讽,首领直言问道,“听说太宰想要重新回港黑?可以哦,你的干部位置我一直留着,不过…”“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,”太宰抬了抬眼,“不过你的手段真是一如既往地令人作呕。教唆全港黑的人将我排除…”欧外正欲解释什么,却被太宰的手机铃打断。无奈地扬起嘴角,欧外点头示意道:“不如接一下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国木田…老妈子?”面无表情地按下接听键后,太宰立即明白了这备注的含义。“太宰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?还来不来上班了?别以为照顾委托人住一夜就能成为你翘班的理由,普鲁斯特小姐的委托还…”太宰立即把手机从耳边拿远,但耳边依旧嗡嗡作响。
         挂机后,太宰在忙音中思索着什么。“武装侦探社。”欧外道出了他脑中搜寻的答案。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“你离开港黑后的去处。”“我何时离开了港黑?”“四年多前。”欧外紧紧盯着太宰,意图从他眼中看出什么破绽。最终,他还是坐在椅子上向后一靠,回到:“如果你真的忘了什么也许是幸事。不想留在这里,看看是什么值得你叛离港黑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 武装侦探社。
        “普鲁斯特小姐,不必在意,那家伙缺勤是时有之事。我再确认下,你所要找的爱人,是叫…
        “阿尔贝·西蒙纳先生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是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我们调查了入境记录…并没有此人行踪。”

【1 真是笨蛋啊…】

       “疼…”明明是梦境,任何细微的动作都会带来清晰的痛楚。背上的重负让太宰怀疑自己的脊椎即将断裂,但他仍保持着屈身撑地的奇怪姿势。“不能倒下。”潜意识和眼前的现状都告诫着他这句话。即使是亚人的体质,一旦倒下埋在废墟下,变回陷入太宰一直回避的“Death Circle”。如在太平洋中不断被溺死,绝望地祈求着不知何时何地会出现的岛屿能拯救自己。况且,太宰所支撑着不仅是一个人的生机。在他身下那狭小的空间,与他方向垂直地迎面躺着一位红发男子。沾满灰尘的脸上,血污已向他的发根蔓延,玷污了几缕橘红。独特的发色使太宰认出他即是照片上的一人。太宰企图从他口中得知什么,但一张口便倒出大口鲜血。
       “太宰。”似乎是察觉到他难以再勉强下去,红发男子开口道,“真是笨蛋啊。”声音微弱,却如有力的手紧紧捏住了太宰的心脏。太宰别过头去,而所见之景令他差点没支撑住。昏暗之中,只见大块的坍塌物。底下所压的留着暗红液体的是什么,他已经不愿去想了。
       “这种处境的人才是笨蛋吧。你不知道吧,我终是会醒来的,无论死去多少次,再醒来多少次,但你…”“很痛苦的吧。”太宰随即一愣,反驳道:“我早就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习惯不等于消除。太宰你说过你留在港黑是为了寻找活下去的意义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种事…”我从未向人开口过啊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存在的。无论看过多少次流血,经历多少次死亡,都找不到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去救人的那边吧。去拯救孤儿,帮助弱小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又…知道些什么啊!”嘶哑的吼声在小小的空间里炸开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我当然是知道的。人活着是为了救赎自己,只有将死之时才能明白。确实…如此呢。”声音慢慢减弱,却有什么被颤抖着的手缓缓抬起。
       “呯!”
        太宰最后看见的,是左眼暗淡下去的橘红,以及右眼晕然开来的血色。
       粘稠的血海中,轮回于生死间的亚人,尝到了真正的溺亡。
       并甘之如饴。
TBC

横滨今日风向指南。

lof滤镜完美解决色差
懒得修边了=w=